网站首页 | 夷陵概况 | 政协概况 | 政协机构 | 政协要闻 | 政协会议 | 领导讲话 | 提案工作 | 社情民意 | 联络组动态   
 
  文史工作 | 议政建言 | 委员风采 | 民主党派 | 机关建设 | 人事任免 | 专题报道 | 学习园地 | 政协文苑 | 《夷陵政协》     
  投稿邮箱:sxylzxb@163.com  
    
夷陵概况政协概况
政协机构新闻动态
政协会议领导讲话
提案工作社情民意
联络组动态文史工作
议政建言委员风采
民主党派机关建设
人事任免专题报道
学习园地政协文苑
《夷陵政协》综合栏目
      通知公告
·关于填报2016年上半年履职情
·平安夷陵建设宣传标语口号
·区政协2016年预算经费公开
·关于召开政协宜昌市夷陵区第四届
      政协要闻
·政协科教文卫体联络组组织开展“
·夷陵区基督教界代表人士集中学习
·区政协机关深入联系村开展精准扶
·王敬东到中岭村督查扶贫工作
首页 >> 文史工作
南边古民居的前世今生

16-10-20 作者: 秦德标 [ ]


  我区黄花镇张家口村南边“老号”和“宝和”古民居,是迄今尚存不多、值得很好保护和开发利用的当地原始清代民居,据考始建于乾隆至嘉庆年间,距今已有二百多年历史。2005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易氏家谱记载和易氏后裔顺字辈老人的传讲,建造这房子的主人叫易忠祚,生于乾隆辛己年(即1761年、乾隆25年)。之前,他住在靠黉园湾这边的林子包上,周围环境一片山岩,仅有几间小屋,以垦荒种地为生,家境十分清苦。一天,他在家里挖苕窖,突然挖出了两缸银子。因为银子的突然到来,易忠祚从此就买田置地,有钱供子女读书了,后来长子易国学成为文庠生,次子易国黉成为武庠生,修建了被后人称为“老号”的房屋。所以“老号”屋的构建年代应为乾隆末期。

  相传始建的“老号”只有三个大门、三个天井的规模,易忠祚有易国学和易国黉两个儿子。后来,家里人丁兴旺,次子易国黉已有五个儿子,“老号”屋不够住了,便于道光年间在黉园湾又建造了一座三个大门三个天井的庄园。易国学之子易起伦援子受例封奉直大夫、太学生,于道光年间将原三个大门三个天井的“老号”扩建为五个大门的天井屋,正门上悬挂“大夫弟”。

  易起伦长子易贤典号莲航,道光甲申岁生(1824年),附贡主政例加户部主事,五品衔,做官以后于咸丰年间在“老号”屋右侧新修了一座“宝和”屋,系为三个大门六个天井的庄园。次子易贤谟,号仙舫,道光己丑年生(1829年)附贡生,侯补训导,五品衔,做官以后,于咸丰年间,将原五个大门“老号屋”扩为六个大门,二排,共十一个天井,总共六十余间房屋的大庄园,正门悬挂“司马第”。据易氏族谱(第三版)第九卷记载:“叔南亩以催耕,事西畴而播稼,兴锄于协风之告,巩园于寒露之初”。说明易忠祚后的易氏家族,此时已饶有田产家业了。

  继易国黉及其侄孙贤典、贤谟扩建庄园之后,国黉的第五子易起周在鱼泉潭上坡处建有庄园一座,贤典的次子易良琳在三星埫易氏总祠屋后建造庄园一所,贤典的三子易良琼在烂泥湖边建造庄园一所,贤谟的两个孙子易顺润、易顺淦分别在邓家埫、荷花埫各建庄园一所。

  易忠祚的后裔,在方园三公里左右的南边建造总共八所大小庄园。基本每栋房子的周围都有青砖和条石围墙,院坝外围中间或两头都有高大的门楼,门楼和正大门都有骑马门槛和石鼓,大门额正上方都挂着“大夫弟”或“司马第”的匾额,都是文官到此下轿,武官到此下马之地,对一般老百姓而言,真是望而生畏,不敢履域一步。父以子贵,子为父荣,真所谓望重夷陵,远近闻名。相传,易家传至解放前夕,其金字寿匾和金字楹联不下六十余件。

  岁月沧桑,只可惜,目前只有“老号”和“宝和”保存着主体建筑结构。目前仍居住着几户易氏后人和搬迁来的农户,成了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其余仅剩残垣断壁和庄园遗迹,当地居民传存下来,刻有“杖国耆英”和“日月同辉”的两块寿匾也没有了文物的品相,还有,相传是易国黉祖传的两把大刀,直到1958年大办钢铁时,由大队(村级)干部陈性炎去收缴,送去炼了钢铁。


“老号”照片

 二

  抗日战争日本侵占宜昌时期,我随父母以乱民的身份在“老号”屋住过两年,至今仍对“老号”和“宝和”在那时的建筑规模结构记得比较清晰。

  “老号”屋是集住房、仓房、作坊、酿造、加工、养殖、观赏为一体的全封闭式庄园,总计大门六个,天井十二个,房屋六十余间,内花园二个,鱼塘二个,占地面积三千余平方米。从外向里,最外边是两层高的南北门楼,大门柱都是用青色条石建造,骑马门槛,条石上有“万”字纹图案,大门外都有两柄石鼓成“八”字形分立大门两侧,鼓上雕有小石狮立于右鼓之上,寓为有雄狮护卫大门,大门与院坝高差三米。南门楼第一层为通道,跨过骑马门槛就是二十余步石阶的门道通向院坝,门道两侧是条石垒成的石墙。第二层为庄丁值班室,外墙上有枪眼,配有火药、枪支、大刀,平时有庄丁把守,负责开启大门和防卫事宜。北大门院坝与门外大道持平,因此没有石阶,门厅面积约20平方米,门厅用石板铺平,二楼为庄丁值班室,功能设施与南门楼一样。南北门楼用灰砖院墙连结,院墙外是大道,大道与院坝高约3米,用巨石砌成石坎,与院坝持平,再在石坎上用青砖烘斗砌院墙,院墙上压三角形石条,院墙内高1.5米,外高4.5米。

  从门楼进去就是一个大院坝,长方形,面积约500平方米,走过院坝乃是老号正屋。正屋为四个大门,右数第二个大门为正大门,大门向内凹进,俗称卧槽,实为门厅,大门两侧一对雕花石鼓,约一米高,与青石门楣连成一体,石鼓面上,一边是寓意吉祥守护神麒麟图案,一边是寓意合和的鹤与荷,青石门柱上雕刻“万”字花方,门柱门梁承托着门椽,到了高处自然翻卷过去,形成了漂亮的翼角翘起,并连接着外面彩绘封火墙。正中一道横梁的横梁上有圆形的镂空匾额,上书“孝廉方正”四个大字。横梁正中下方悬挂一块兰底金字匾额纵书“司马第”三字。跨进骑马门槛,是头厅屋,面积约10平方米,门厅两侧是雕花隔门,再进,上一级石阶是二厅屋,二厅屋与头厅屋中间露出一块青天,地面上有一块相应的水池,名曰“天井”。天井起着采光、排水、通风的作用,天井底角有龙眼通向屋外。为保龙眼畅通无阻,天井一般养有几只乌龟,任它在龙眼里爬行,起着疏通暗沟的作用。二厅屋面积约20平方米,厅屋两侧是正房,走过二厅屋跨上一级石阶是正堂屋,正堂屋与二厅屋也有一长方形天井相隔,正堂屋有折叠式雕花隔门作为屏风,隔门上雕有龙凤呈祥,喜鹊登梅,八仙过海,王母祝寿,二龙戏珠等吉祥图案。形象逼真,栩栩如生,正堂屋里墙正中有一神龛,神龛上供一雕花牌位,纵书“天地君亲师位”,这里是全家的政治中心,不是重大节日,红白喜事,贵客登门,隔门是不会打开的。正堂两侧是正房,与厅屋两侧的正房,中间隔一厢房,厢房为过道屋。

  正堂屋两侧是围堂屋。正大门两侧是侧大门,侧大门没有卧槽也没有石鼓,右侧大门进去是三间横排的厅屋,厅屋之间只有柱梁相撑,没有隔墙,厅屋进去是两个天井,天井之间是三米宽的过桥,走过石板过桥是二厅屋,面积约30平方米,比正堂厅屋面积大,二厅屋两侧是正房,再进是围堂屋,围堂屋与二厅屋之间也有一天井相隔,围堂屋有固定的雕花隔门,这里是主人用餐的地方,厅屋是红白喜事来客用餐的地方。从左侧大门进入是左围堂屋,建造样式与正厅堂一样,亦是两个厅屋两个天井,不过这里的堂屋称围堂屋,无隔门,作仓房之用,乃主人收租的地方。左侧大门向北还有一个侧大门,进去也是两个天井,乃作坊场所,用于煮酒、榨油、熬糖,侧大门向北是爪子屋与北门楼相连,爪子屋是磨屋和碾屋,用作磨面碾米的地方。右侧大门进去随着厅屋向南,也是纵排二个天井的屋,这里是厨房、柴屋和厨师杂役们住的地方。

  院坝南进是大花园,大花园左边是三间看台与正屋相依,看台用雕花隔门作为屏风,是主人观花歇脚的地方,经大花园向南走,过一道门是小花园,园角有厕所,是小姐赏花、大小便的地方。

  南门楼南侧有一排四间两层楼的畜舍,上面的一层是贮料和堆放杂物的地方。四间畜舍向南是主人养马训马的地方,名曰“马套子”。再向南隔着一个小池塘就是“宝和”屋。

  “宝和”由易贤典,建造于大清咸丰年间。他的后人易兴安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大峰乡乡长,由于军队和难民未能进入舍内,因此未受到兵荒马乱之苦,解放后这里又是南边乡政府所在地,所以如今仍然保存比较完好。

  宝和屋离我家约200米,解放前夕,我在这里读过一年私塾,常与易兴安的长子易自重玩耍,“宝和”门楼只有一个,在房屋正堂的正前方。门楼与“老号”屋南门楼相似,门楼外是五级石阶,石阶外有一条大道横向通往“老号”。院坝与门前大道高程三米,因此门楼通道里也有二十余级石阶。门楼上悬挂兰底金字“大夫弟”匾额,走过门楼是一院坝,面积约300平方米,院坝外缘是院子墙,院墙从门楼两侧延伸至房屋外墙。

  “宝和”屋有三个大门六个天井,四十余间房屋,占地面积约2000平方米。正堂大门向内凹进为卧槽,石鼓、青石条门柱、门楣、翼角翘起,彩绘封火墙等构造结构,建筑工艺,基本与“老号”屋相同,只是没有门匾。跨进骑马门槛是厅屋,面积约20平方米。厅屋与堂屋相距四、五米,中间隔着天井,堂屋有折叠式雕花屏风,一遇红白喜事和重大活动,就把屏风翻折过来。堂屋内壁是神龛,供奉“天地君亲师位”。

  厅堂两侧是正房,由厢房相隔,靠堂屋的一间为上房,靠厅屋的一间为下房,厢房也是进入正堂屋与围堂屋的通道。正堂屋两侧为左右围堂屋,二个围堂屋都有雕花隔门,左边的围堂屋,在土地改革时分给了贫农王基成,雕花隔门至今保存完好。因“宝和”屋只有一排天井,所以厅屋只有一个。从左边围堂屋厢房向北进入厨房和厨师住房,厨房与厨师住房间有一天井相隔,跨过天井向北是杂屋,厨房与杂屋向东是磨屋和碾屋,碾屋与院墙相连。

  从右围堂屋厢房向南是花园,花园面积约100平方米,面积虽不及“老号”屋大,但很别致,花园四周为阳台式走马转角楼,楼下左边是三间雕花木板房,门槛上雕有麒麟图案,花园西边是三间木屋是戏班演出和居住的地方,花园东边是木阁楼。花园内栽植各种各类花木,花园东端有一精制的荷花池,荷花池用青石板扣成,水深一米,荷花池南北西三方有石栏板,栏板上雕有二龙戏珠,龙凤呈祥,凤凰展翅,麒麟送子等图案,角柱上雕有石狮,寓意为守护神,池内除栽植荷花外还有金鱼,每当荷花盛开,鱼儿竞游时,不时吸引着主人的亲朋好友前来观看。花园右侧是仓房,财主收租的地方,仓房四间,由两个天井相隔。仓房南进是四间畜舍,畜舍外面是菜园地,房屋后面是竹林和果园,距“宝和”屋100米处,还有一鱼塘。

“宝和”照片

 

  关于“南边”这个地名的来历,众说不一,“南边”这个地名究竟是怎么来的呢?笔者分析,现在比较靠谱的说法当为源于“楠匾”的谐音。笔者先前从易忠祚的第五代孙易顺洝(已过世)、易顺浓等处得知,武庠生易国黉六十大寿,朝廷同僚送他一块楠木金字大匾,上书“杖国耆英”,此块木匾现仍保存于易顺浓家中(黌园湾民居);户部主事易贤典告老回乡时同僚送他一块楠木金字大匾,上书“望众一乡”(另一种说法为,清道光年间,易贤典在汉口求学,为人厚道,深受敬佩,毕业时同学凑钱制楠木匾“望众一乡”,以慰其贤德),这两块匾,远近闻名,于是楠(木)匾就成了这个地方的地名。1949年解放战争期间,北方人李廷玺领导的游击队在这里打游击,问及这里的地名,把楠匾误为南边,成立乡政权时,李廷玺将这个地方命名为南边乡,后来也没有人究竟“南边”的含意了。

  南边古民居,始建于清乾隆末年,成型于道光、咸丰年间是清代中晚期庄园式建筑群,它不仅具有相当的观赏价值,而且还具有较好的地区民俗文化的研究价值,尤其是建筑物的设计格局独具匠心,建筑规模庞大,木雕、石刻等种类繁多,技术精湛。这是当时劳动人民、匠师艺人智慧与辛劳的结晶,是民族文化、农耕文化、书香文化和抗战文化的瑰宝遗存。

  南边这片热土是我出生的地方,南边古民居又称易家老屋,是我儿时玩耍的地方,启萌读书的地方,也是我参加工作后工作过的地方。南边的一草一木,南边易家老屋的一砖一石,我都有着无尽的眷恋之情。

  我出生在距易家老屋约100米处的岭上屋,1940年-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宜昌保卫战爆发,这里住满了军队和难民,“老号”屋右半头住满了难民,左半头住的是国军预备第四师政治部和他们创办的刚正民众小学,1944年预四师转移撤走,左半头屋空着,我家搬进去住了两年多,至1946年地主易庆祥将房屋收回,我们才离开了老号屋,搬回了原居地岭上老屋。

  1946年-1949年我的二妈是地主易庆祥家做饭的厨师,二爹膝下无子,病故后是我戴孝,我父安埋的。因此,我二妈视我为己子,我儿时常到她那里去玩,去吃,去住,亲眼看到我二妈一顿饭要做三样的菜,天不亮起来给长工做饭,是粗茶淡饭,长工吃完上工后给库房先生做饭,库房先生的饭菜有酒有肉,到了八九点钟地主老板才起床,再给他们做饭,鱼肉蛋样样俱全。

  1948年易少卿在宝和屋办了一堂私塾学校,我在这里读了一年书,读完一本“三字经”。记得1948年下半年宝和屋的老主人易兴安的奶奶——季白婆婆死后,我亲眼看见堂屋里屏风翻折,漆黑的棺木让人十分害怕。请道士做法事,第一天是她的子孙和亲朋好友祭拜,第二、三天是她的佃户和当地民众祭拜,凡是在灵柩前磕了头的都可上桌吃饭,开了三天三夜的饭,十分热闹。

  1958年我家岭上的屋住不成了,我们家又搬进老号屋去住了三、四年。抗日战争前,这里是南边众多的古民居中最大最好设施最完美的地主庄园。在抗日战争时期经过难民和军队的打劫,早已成为空壳。新中国成立后房屋分给贫下中农居住,住进来的农户一是老弱病残无力维修,二是各自为政无能维修,或者任意“维修”。再加上1958年大办食堂这里成了全生产队唯一有烟火的地方,全队100多人都在这里吃饭拉屎拉尿,再也闻不到“庄园”味了。

  老屋主人易国黉的第四代孙易顺洝和第五代孙易德登对我说过,根据老辈传讲和族谱记载,易忠祚生于乾隆辛巳(1761年),殁于道光癸巳(1833)年。易忠祚长子易国学生于乾隆己亥(1780)年,殁于嘉庆壬戍(1803)年只活了23岁,次子易国黉生于嘉庆丙辰(1797)年,享年73岁,长房易国学死的早,死的那年才生儿子易起伦,所以这个老屋的实际掌控权落到了次子易国黉手里。易国黉有五个儿子,起唐、超虞、起文、起商、起周,加上长房国学一子起伦都由易国黉扶养长大成人。六个儿子长大成人后,要娶妻生子,住在易家老屋的易氏子孙闹着要分家,易国黉的几个儿子提出来要按六股分家,易国黉思来想去不合常理,这房子是我父易忠祚修的,易忠祚生我们弟兄两人,按常理只能按两股分家,于是易国黉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在黉院湾再造一栋与老号屋同样大小的土木结构的瓦房一栋,再将易家老号屋按两股分家,既堵住了外人的口舌,也满足了自己儿子们的心愿,将其大儿子易起唐和长房儿子易起伦留在老号屋,各得一半房屋,自己带着其余四个儿子搬到了黉院湾居住。易起伦也很满意,把易国黉视作亲父。

  易忠祚的长孙易起伦,做官以后,为了光宗耀祖,接着老屋老墙又扩建两个大门两个天井的土木结构的瓦房,这时的易家老屋变成了五个大门五个天井的土木结构的瓦房。住在老屋另一半的易起唐自感羞愧,愿用老屋房屋,去换易起伦在仙女岩(香炉山村)的田产,搬出老号,到仙女岩重建家园。

  易起伦所生长子易贤典,次子贤谟,做官以后,其父母先后死去,典、谟二人将其父母在黉院湾合葬一处,坟的一周是用精工细打的弯石浆砌的,坟前是一座二丈多高的碑亭,四根雕龙的柱石,前两根顶端雕着面向相对的石狮子,中间两根顶端是一对绣球,谓之“狮子抢绣球”。中间进碑上刻着:“皇清例赠奉直大夫太学生易公起伦号彝庵大人墓”及“例赠宜人易母杨太宜人墓”,右碑上刻着碑记,左碑上刻着碑志铭,碑的后面刻着一篇冗长的家祭文。墓碑前面摆着石桌、石椅、石羊、石猪,正中是一个化钱炉(祭祀时烧香纸用的)。再前面二十公尺远的地方,是一对石头柱。占地1000余平方米。安葬时还买了童男童女,准备殉葬,由于亲族非议,才用木雕金童玉女取而代之。童男赐名易福,童女赐名易禄,留作家用,后来易福送给族人易顺与做儿子,取名易德成。童女赐给佃户黄德任为妻,守祠。并在墓后右侧建一祠堂,供奉父母灵牌。

  易贤典辞官后,为光宗耀祖,显耀门庭,在距老号屋50米远处于咸丰年间再造一栋“庄园”式住宅,名曰“宝和”,悬挂“大夫弟”匾额。死后其子良瑾、良琳、良壁为其父在楠树埫建造祠堂一所,供奉贤典夫妇灵牌,后人称谓楠树祠堂。

  易贤谟辞官后,于咸丰年间,将其父易起伦扩修的南边老屋再次扩修,将原来的五个大门五个天井的屋改建为四个大门、十一个天井(注:加上四角天井共十二个天井)两个门楼、两个花园的大庄园。庄园两墙及门楼院墙全用青砖砌成,十分豪华,正大门额头悬挂“司马第”匾,成为宜昌北乡第一富豪。死后其子良莹为其父母在鹞儿岩建造祠堂一所,供奉父母灵牌,后人称谓鹞儿岩祠堂。

  整理编辑:张沛龙





浏览次数: 编辑: 区政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宜昌市夷陵区政协办公室版权所有 地址: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夷兴大道49号(443100) 电话:0717-7821391  传真:0717-7821391

宜昌思佰得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技术支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