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夷陵概况 | 政协概况 | 政协机构 | 政协要闻 | 政协会议 | 领导讲话 | 提案工作 | 社情民意 | 联络组动态   
 
  文史工作 | 议政建言 | 委员风采 | 民主党派 | 机关建设 | 人事任免 | 专题报道 | 学习园地 | 政协文苑 | 《夷陵政协》     
  投稿邮箱:sxylzxb@163.com  
    
夷陵概况政协概况
政协机构新闻动态
政协会议领导讲话
提案工作社情民意
委员活动组动态文史工作
议政建言委员风采
民主党派机关建设
人事任免专题报道
学习园地政协文苑
《夷陵政协》综合栏目
      通知公告
·关于做好区政协领导督办召开提案
·关于印发《2017年区政协领导
·关于征集《欧阳修与夷陵》史料启
·《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征寻编
      政协要闻
·区委中心组专题学习省第十一次党
·伍万平调研南村坪城中村棚户区改
·王敬东督查教育系统文明创建工作
·湖北省委统战部在宜召开民主党派
首页 >> 文史工作
难忘的1965
——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17-07-26 作者: 袁登春 [ ]


    1965,记录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页,也是最难以忘怀的一页。

  1965,我参加了电影《地道战》演出,参加了由周恩来总理倡导的中日青年达3000人的友好大联欢活动。

  1965,我3次见到了周恩来总理,在京西宾馆欢送援越抗美慰问团晚宴中,我和总理碰过杯。

  1965,23岁的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今天,通过回忆1965,表达我对人民军队念念不忘的深厚感情,并以此热烈庆祝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电影《地道战》,是1965年拍摄的以军事教育为题材的影片。影片描写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冀中人民面对凶残的侵华日军,在腥风血雨的环境中拿起刀枪与侵略者展开的殊死斗争。在争取民族解放、民族独立的伟大反法西斯侵略战争中,地道战是冀中平原人民开展对敌斗争的伟大创举,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很大贡献。

  地道战是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的伟大实践。自从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中国工农红军在中国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冲破蒋介石重重围堵,经过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后,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大踏步奔赴抗日最前线,肩负起宣传队、播种机、战斗队历史使命,扎根于人民之中,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在人民战争汪洋大海之中,消灭敌人,保存自己,锻造出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人民自己的军队——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地道战》被列入百部优秀革命传统影片之一,我为参加过这部影片的演出感到十分荣幸。

  20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末,是亚非拉各国人民反帝反殖,争取民族解放、民族独立斗争风起云涌的年代。1965年,总参、总政决定拍摄军教片《地道战》,讴歌毛主席人民战争伟大军事思想,同时献给发明地道战和为民族解放战争而牺牲的先烈们,并以此片支援亚非拉人民的正义斗争。

  《地道战》剧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政治部编写的。当时有个惯例,即由作者所在机构承担演出任务。因此,工程兵政治部文工团就义不容辞地承担起该片的演出任务。那时,工程兵文工团团名叫“烽火文工团”,据说团名还是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题写的。接受《地道战》演出的烽火文工团刚刚成立不久,是一个仅有歌舞队、话剧队组成的新剧团,演员多为新招收的学员,骨干演员奇缺。为了保证《地道战》影片迅速完成拍摄任务,除了由烽火文工团承担部分主要角色外,还特邀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刘江、张勇手、王孝忠等以及北影话剧团的演员参演,导演还从工程兵直属师级战士宣传队挑选了三名演员参加,共同组成了一个由40多名演员参演的《地道战》演员组。我是这三名演员中的一员,演日本兵甲,烽火文工团话剧队田队长演日本兵乙。其他跑龙套的人员,分别为驻保定地区工兵部队,还有内蒙古骑兵部队和冉庄村民众。

  《地道战》摄制组组长由军委副总参谋长彭绍辉上将兼任,军事顾问由工程兵参谋长王耀南少将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负责拍摄,由军教片导演任旭东中校担任编导,傅庚辰作曲,邓玉华担任主题歌伴唱。外景在河北省保定地区清苑县地道战发源地冉庄地道战旧址(国家革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开拍,内景则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棚中进行。从拍摄、配音到合成仅用了大半年时间。拍摄过程中,有很多亚非拉朋友到现场观摩,其中有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总书记艾地。据说,当时《地道战》影片制作的拷贝为新中国成立后拷贝数量之最,尤其是译制拷贝,为了满足亚非拉各国朋友的迫切要求,其数量也是最多的,受到国内外人民的广泛欢迎。

  我在该剧中扮演的日本兵甲,主要担任中景、近景和特写镜头的演出。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演出的镜头虽然不多,但戏里戏外让我大开了眼界,是我一生中最荣幸最难忘的一页。时间虽已过去52年了,但现在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影片外景开拍,按照日机轰炸,骑兵开路进攻,陆军占领烧杀抢掠顺序进行。不多时,我这个日本兵甲的狰狞面目就闪现在近景镜头之中:从硝烟弥漫的土墙窗外,向屋内探头投一搜索的目光,后追杀百姓而去。有一次在拍摄寻找地道口时,中景中出现我这个日本兵甲,穷凶恶极地用枪托砸破了水缸,用力搬拉破水缸,看看缸底下是否有地道口,不慎缸片划破了手心,鲜血直流。当时我自己还没感觉到受了伤,当导演说了句“成功”后,我才感觉到有人把我的手拉住了,转脸看时,发现是一位拉丁美洲年轻漂亮的碧眼金发女郎白人女记者正在用她那洁白的手绢为我揩手上的血。为了不让血继续往外流,她索性将手绢包扎在我的手上,把我这个23岁的小伙子弄得手足无措,很不好意思。可女记者仍然满面微笑地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表示她对我的表演非常满意。

  有一次,武装民兵在高房上对准日本兵甲的胸膛猛刺过来,这时,突然有人高声喊“停!”我转身一看,是参谋长王耀南将军来到了拍摄现场。他中等身材,一张饱经战火洗礼的脸,显得既威武又慈祥。将军出身于安源煤矿工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任工兵连长,跟随毛主席爬雪山过草地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将军拿着两本《解放军文艺》杂志,健步走到我的面前,解开我胸前的衣扣,将杂志塞进胸口处。他说这样可以防止弹簧刺刀刺伤胸部。塞好后,将军在我的胸脯上拍了又拍,连声叮嘱:“小伙子,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场戏拍完后,导演让我送参谋长回家。我送将军回家还是第一次,深感荣幸,充满骄傲。上车后,将军毫无官腔官架子,与我摆起了“龙门阵”,不知不觉就到了将军家门口。将军一只脚刚刚跨出车门,就用浓重的江西萍乡口音向屋里老伴喊道:“婆婆,快点打三个荷包蛋,给‘小湖北’,吃,是他送我回来的。”因为导演常叫我“小湖北”,所以将军也跟着叫起来了。当司令员陈士榘上将听到“小湖北”的称呼时,却亲昵地叫我“小老乡”,因为司令员是湖北荆门人,每当我给司令员送戏票时,充满家乡情感的司令员总是无不亲热的说“小老乡又给我送戏票来哒!”人民军队官兵平等的作风在将军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外景拍摄工作进入尾声时,已是盛夏来临,酷暑难当。一天,导演安排在冉庄十字路口的石磨盘及附近的一场戏。从中景、近景到特写有十几个镜头的拍摄任务,其中光日本兵甲的镜头就占七个,均为近景和特写。下午2点钟拍摄一开始,以日本兵甲为首的一群日本兵刚进入十字路口中心,武装民兵的枪弹便从十字路边的房顶、屋内、墙根四面八方射向鬼子兵,鬼子兵纷纷被击毙,唯独剩下我这个日本兵甲被吓得如惊弓之鸟,气急败坏地转着圈向四处寻找目标,就是不见“土八路”的人影。突然,面前石磨盘下射击出枪弹,这下总算发现了目标,便扑向石磨盘。这一趴到磨盘上便是四个近景和特写镜头连续演出。那天,气温高达38℃,石磨盘被烈日晒得滚烫,我趴在磨盘上,就像烙煎饼一样,头部、面部又分别被两台聚光灯近距离照射着,汗一个劲儿的直往外淌。两位女化妆师拿着凉水毛巾轮替着为我揩汗降温。尽管如此,全身的衣服几乎没有一处是干的,摄像机对着我,在铁轨上时远时近,来回试机拍摄。下午4点钟左右,我正掏出手雷向磨盘下的射击孔里塞,射击孔小,手雷塞不进去,无计可施,只好用枪托企图将射击孔砸破后,再往里扔手雷。不料,对面的墙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射击孔,一个女民兵将日本兵甲击毙,就这样结束了我全剧的演出。我中暑了,在床上躺了两天,导演一面安排就医,一面叫他的夫人(是影片剪接)为我做鸡蛋面,着实令人感动。外景拍摄工作也很快随之结束。

  《地道战》外景拍摄结束后,回到北京,我的主要任务是看不同名目的全国文艺汇演,外国艺术团体来华交流演出,外国译制电影......,到机场迎接外宾,如阿尔巴尼亚、越南人民军歌舞团等友好国家的使者。在这期间,使我终身难忘的是三次见到了周恩来总理,其中两次在总政排练场,由总政文工团彩排演出的话剧《安的斯山风暴》、曲艺晚会,周总理就坐在我前五排,在那个年代,和国家领导人同堂看戏,政治上要求十分严格,何况是同周总理看戏,而且两次都坐在总理的后五排,说明组织上对我是何等的信任。总理听到精彩的相声时,总是开怀大笑,两个肩头随之上下抖动,遇到好听的歌曲,就大幅度用双手打拍子,头也随着节奏有力地左右摆动打拍子,每到这种时刻,我都聚精会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总理,看到总理这么健康,真是国家之幸,人民之福,总是默默地祝愿他老人家永远健康。

  1965年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投降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20周年。周总理高瞻远瞩,把中日友好的希望始终放在日本人民身上,尤其是年轻人身上。倡导举办大型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活动,到军事博物馆参观抗战期间日本共产党和总书记野坂参三同志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在国际国内包括在日本兵中,组织“反战同盟”支援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以及侵华战争罪行展览等活动。

  23岁的我作为中国青年的一员,参加了这次规模达3000人的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活动,活动证明,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只要日本政府保证今后不重蹈覆辙,一衣带水的两国人民是可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

  同年,美帝国主义对越南首都河内实施狂轰滥炸,企图消灭北越政权,胡志明主席紧急请求毛主席派兵支援,随即,我人民解放军相继派出工程兵舟桥部队、高射炮部队援越抗美,很快扭转了战局,对我印象最深的是,不几天击落美帝军机上百架,总参、总政决定从八大军区抽调优秀演员,组成慰问团,赴越慰问

我子弟兵。

  烽火文工团派我到京西宾馆搞接待工作,负责收粮票、伙食费,一次路过成都军区排练场,听到他们排演的激动人心的男女声二重唱《请你在信上搭一笔》,至今难以忘怀,歌词的大意是:“女唱:听到了越南的捷报声,我连夜写了一封信,寄给那越南的弟兄们,男白:幺妹,女白:哎,男白:请你在信上搭一笔哟!女白:唉!重唱:祝贺他们得胜利呀,英勇不屈呀杀敌人呐啊呀哟咿哟!......”

  慰问团赴越的前一天,总参、总政在京西宾馆举办欢送晚宴,出人意料的是,周恩来总理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为慰问团饯行,逐桌敬酒,充分体现了总理对远在越南战场上我人民子弟兵的深切挂念。

  这是我第三次见到周总理,当总理来到我的面前与我碰杯时,我激动不已,不知如何才能表达对总理的崇敬之情,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谢谢总理!”

  就在这年5月,23岁的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十月一日,国庆十六周年,天安门广场中人山人海,载歌载舞,礼炮阵阵,欢乐的海洋无边无际,目不暇接。夜幕来临,礼花腾空而起,万紫千红,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无论是白天还是晚间,我不时踮着脚,睁大双眼,目光投向天安门,多么想看看毛主席哟,距离太远,未能如愿。人们沉醉在无限喜悦之中,我情不自禁的为伟大的祖国而欢呼,1964年10月16日15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如同我人民解放军如虎添翼,至今仍激动不已,由衷的祝福祖国,繁荣昌盛!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来临之际,4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接见新调整组建军级单位主官,并对各单位发布训令,强调要坚决贯彻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指示,以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为引领,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坚持政治建军,改革强军,依法治军,聚焦能打仗、打胜仗推进各项工作,聚精会神锻造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精兵劲旅,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缔造的,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他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消灭了蒋家王朝,后又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印边界反击战……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为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为共和国的成立建立了丰功伟绩。

  如今,时代不同了,任何事物都在发生变化,军队也是如此,战争也再不是过去大刀、长矛、小米加步枪就能解决的战争了,所以军队也必须与时俱进,也必须变革。

  全军新调整组建的84个军级单位包括前不久将原先的八大军区改编为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是新形势下强军之路上迈出的重要步伐,是新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使命光荣,责任重大。对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所以,必须坚决贯彻执行习主席的训令,只要遵照训令改革强军,一支科技密集型新型军队、一支具有铁血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具备“四有”、“四铁”过硬部队指日可待,必将为祖国为人民再立新功,争取更大光荣。

                        袁晓雪 /2017年夏整理





浏览次数: 编辑: 区政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宜昌市夷陵区政协办公室版权所有 地址: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夷兴大道49号(443100) 电话:0717-7821391  传真:0717-7821391

宜昌思佰得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技术支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