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工作
《夷陵县令欧阳修》和《明末宰相文安之》征编出版情况汇报
 作者:张沛龙 发布时间:2018-01-26 16:41 浏览次数: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在区政协和区委宣传部领导的重视和直接领导下,在区直有关部门的支持配合下,在广大作者和编撰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由区政协和区委宣传部以及市文安之研究会共同组织征编的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夷陵县令欧阳修》和《明末宰相文安之》今天和大家见面了,在此,我代表区政协文史委及编撰人员对我们工作给予关心重视、支持帮助、协作参与以及今天参加会议的各位领导、专家、作者等表示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

  在此,我就此书征编出版工作向大家汇报以下三个方面的话题:

  一、编撰《夷陵县令欧阳修》和《明末宰相文安之》的动因

  编撰《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由夷陵区政协和区委宣传部倡导发起,得到了区委、区政府的肯定、大力支持以及区直相关部门的积极响应。将此作为夷陵区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工程实施推进,对于发掘夷陵的历史积淀,彰显夷陵历史底蕴,提升夷陵的文化品位,传承夷陵优秀的人文精神,激励夷陵人的奋发向上热情,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计划以夷陵楼中陈设的28位“夷陵古今杰出名人”为主体,按“每人一辑,突出特点,资料优先,系列推进”的方式逐一征编。《全敬存与闲园诗存》作为丛书首集,已于2015年出版,为抗战胜利7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肯定和赞誉。2016至2017年相继启动了《夷陵县令欧阳修》、《明末宰相文安之》、《晚清史家王定安》以及《沈刚伯》、《冯汉骥》等专辑的征编。

  “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选编《夷陵县令欧阳修》这个课题,一是因为欧阳修夷陵诗文是宜昌千年文化标杆。“一代文宗”欧阳修。宋景祐三年(1036)被贬到夷陵任县令。在夷陵期间,他为政风流,为民谋利,寻访名胜古迹,写下了大量诗文,记录了宋代夷陵的山川胜景、风土人情、城市面貌、民生状态和人生感悟,他的诗文和遗存成为宜昌千年来极其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二是因为欧阳修是夷陵宋城“甓街作市”的开拓者和记录人。我们今天讲的宜昌大城建设,夷陵“加快主城融合攻坚,建设强区主城富美夷陵”,需要传承和发扬“甓街作市”的开拓创业精神。三是欧阳修名言“至而后喜”是宜昌精神的诗意表达。是对宜昌风土人情的礼赞,是对宜昌包容精神的认同,是对宜昌美好未来的梦想。四是欧阳修在宜昌夷陵的遗址遗迹是我们千年历史文化的传承载体。同时,按照资料优先的原则,在我们政协聘请的编研中,有一位收集欧阳修资料30余年,潜心研究整理欧阳修有关夷陵资料20余万字的欧阳修第38代后裔欧阳运森老师,所以我们优先选编了这个主题。

  文安之(1592—1659),是夷陵区鸦鹊岭镇文畈村,现在的新场村人,是明末清初文学家、文史著述家。他聪慧好学,诗文超群。著《易佣》14卷,著诗文集《铁庵稿》、《略园集》。文安之一生三起三落,慷慨悲壮。他以楚国三闾大夫屈原为楷模,坚守孤忠独醒正道直行的崇高人格。他用宋代大文学家欧阳修被贬为夷陵县令依然意气昂扬的史实鼓舞自己,为官清流,爱国忠君。他鄙佞bǐ nìng 归田,临危上任。他诚交司主,共图大谋。他广纳义军,赴难殉国。他的理想和事业虽然未能如愿,但他嫉恶如仇、以身许国的节烈高风,以及他留下的大量诗文,却长传永垂,世代景仰。但是,文安之大名鼎鼎,却又不为众人所知呢?本系夷陵人,而又不为宜昌人所知呢?史学专家解释是:改朝换代,历史交替,往往如此!也正因为这样,也就迫切需要我们把文安之的史料抢救性的挖掘整理出来,在我们这代人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传承夷陵优秀的人文精神做些有益的工作。加之,市文安之研究会的成立和文正宜同志聚沙成塔的资料收集,为我们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机遇,所以文安之也成了我们优先征编的的主题之一。

  二、两本书的内容结构

  我们征编的《夷陵县令欧阳修》全书29万字,共分五个部分。由三峡电子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

  第一部分,欧阳修其人其事。我们编辑了欧阳修生平简述、欧阳修史记列传、欧阳修大事年谱、夷陵县令欧阳修概说、欧阳修任免夷陵县令诰词、欧阳修家族与宜昌渊源略考等篇章,使读者对欧阳修以及任夷陵县令的历程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第二和三部分是文论书启和诗词歌赋。我们译注翻译了欧阳修与夷陵相关的重要诗文92篇,其中文论书启 41篇,诗词歌赋 51 篇。欧阳修在夷陵所作的这些诗文,不仅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是研究欧阳修和宜昌地域文化的珍贵史料。而且是向当今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青少年进行人生观、价值观教育的好教材。是提升夷陵山水名胜、风土人情历史底蕴的宝贵素材。

  第四部分轶事和遗迹。我们选编了欧阳修与夷陵有关的29件趣闻轶事和13个遗址遗迹介绍,增添了这部史料书籍的可读性、趣味性。也为后人游览夷陵山水增添了一些古老的话题。

  第五部分“文化传承”里我们收录了历代赞颂欧阳修与夷陵相关的诗文30篇,收录了现代研究欧阳修与夷陵宜昌相关的16篇理论文章,对夷陵进一步做好欧阳修与夷陵的文化传承将有很大的帮助作用。

  《明末宰相文安之》全书31万字,内容按四卷编纂,由三峡电子音像出版社出版发行 。

  在卷一 “生平与家世” 部分,我们分生平探微和家世溯源 两大块,介绍了文安之的基本情况;

  在卷二 “业绩与气节” 部分,我们用 翰林之路、为官之道、交结之义、督师之德、尽节之气五大块,介绍了文安之的主要功绩。

  在卷三 “诗文与著述”部分,我们用“诗文辑注”和“著述摘要”介绍了收集到的文安之部分诗文和著述方面的成就。

  在卷四 “传承与研究”部分,我们收录了史料记载、传承活动、学界论述三大块共67篇文稿,对进一步研究和传承文安之的人文精神将有较好的利用价值。

  在推进“两本书”的征编过程中,我们一是进一步完善了征编工作方案。二是根据工作进展,分别召开了主题论证会、专题研讨会、文稿评审会、等几个必经环节。三是进一步对外广泛征集,对内开展调查收集,新增征集资料10余万字,重要稿件30余篇。四是细心修改编撰,精心装帧设计,做到达质达标出版。

  三、编撰两本书的感受和体会

  “无愧于前人,造福于后代”,挖掘整理夷陵前人留下的优秀文化遗产,以传承和发扬光大,为建设夷陵,寻找新亮点,输送正能量。是我们夷陵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自上届《夷陵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丛书》《全敬存与闲园诗存》首辑出版,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肯定和赞誉。今天又有《夷陵县令欧阳修》和《明末宰相文安之》两集同时问世。我甚感欣慰,深感这是领导重视的结果,是社会各方支持的结果,是参与编撰的同仁们辛勤努力的结果。

  在征编《夷陵县令欧阳修》和《明末宰相文安之》过程中,得到了区委、区政府的肯定和大力支持,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和市政协文史委、市炎黄文化研究会、市社科联、市传统文化研究会、市文安之研究会、市方志办、市档案馆等单位的热心相助。杨尚聘、朱复胜、李发刚、马治安等一些市直老领导帮助寻找相关资料,提供了陈海云、魏克学、孙世强、释根定、杨行正、吴柏森、刘保康等专家老师编研的有关成果。因为有了这些单位、领导、专家学者“巨人”厚实的肩膀,才促成了我们今天《夷陵县令欧阳修》和《明末宰相文安之》的顺利出版发行。

  担任《夷陵县令欧阳修》特邀编审的欧阳运森和林文楷两位老同志,都是区政协特聘的文史编研员。欧阳运森是欧阳修的第38代后裔,已经年过古稀,几十年来一直潜心收集和研究先祖欧阳修有关夷陵的资料。林文楷是原区文联副主席,长期从事文联和主编《新三峡》刊物工作,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作家。两位的经验、能力和孜孜不倦的敬业精神为本书的面世发挥了建筑师、主脉师的作用,是本书征编出版的首要功臣。

  《明末宰相文安之》一书的编辑出版,凝聚了很多人的智慧和汗水,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当是宜昌市文安之研究会,以及该会的会长文正宜先生。文安之研究会主要由宜昌文史爱好专家和文氏后裔组成,他们有感于宜昌历史名人及文氏先贤的精神和业绩,对文安之进行了长期的细致的研究,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形成了丰富的成果,为本书的编写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文正宜先生无疑是该会的灵魂人物,他在工作之余,潜心于文安之的研究,长期致力于收集资料,查阅典籍,撰写文稿。是他的孜孜不倦和日积月累,才有了此书所需的大量的鲜活的史料。在应邀承担此书编撰过程中,他率领研究会的团队成员,以严谨的学术态度,按照文史资料的内容和体例要求,展开架构设计、编撰改写,字斟句酌,修改完善,才有了今天的《明末宰相文安之》的如期发行。

  区政协文史委的同仁,以及文史编研员袁国新、陈斌、徐敬河等同志,也积极为这两本书出谋划策,提供了不少好的主张和建言。是大家的齐心协力,才有了一年同时出两集文史资料,一起举办首发式的良好局面。在此,对上属单位和领导及专家,也对其他热心支持我们编撰《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的各界人士和两本书各位作者,一并表示感谢。

  由于社会变革和世事变迁,资料有限,加之我们的能力和经验缺乏,疏漏与缺憾在所难免,诚望广大读者及社会各界人士提出宝贵意见。我们将按照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要求主动对标看齐,主动干事创业,为新时代夷陵建设书写新的篇章。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