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工作
日本侵略中国带给我的家世遭遇
 作者:卢 丽 发布时间:2018-07-06 08:38 浏览次数:

  去年夏天,区政协文史委张沛龙主任到夷陵历史文化名人、明末宰相文安之的祖居地鸦鹊岭镇文畈寻访调研,陪同途中我谈起政协征编出版的文史资料《夷陵抗战纪实》一书很好,连家里老人都仔细地阅读。问起因,我说是因为“感同身受”,因为我家跟抗日战争很有“渊源”。张主任很感兴趣,听完了我的“渊源”,鼓励我将这些故事写一篇“三亲”文稿。虽文笔笨拙,但为不忘却家国历史,我按照长辈们对我的亲口传讲,记述下了这些他们的苦难经历。

  一提起日本人,脑海中第一出现的便是我的外婆!外婆籍贯重庆云阳,家住在云阳盐场附近。在她小时候父亲即被国民党抓了壮丁。日本人飞机轰炸云阳时,外婆还只很小,她的母亲带着她和她弟弟跟着宗族的人们一起逃难,没成想慌乱中跑错了方向,和家人走散。她的弟弟和其他亲人往长江上游重庆方向去了,而她们母女二人却逃往的是长江下游的方向。当她们走到宜昌莲沱那里的时候,外婆被卖给当地一户人家当了童养媳,外婆的母亲(太婆婆)被卖给了原金狮洞乡柳家寨村的一户地主当了小老婆,后来生了三个女儿。过了几年外婆逃了出来到了太婆婆那里。当过童养媳的外婆和死了老婆的外公既被配成了一对姻缘结了婚,后来就一直在金狮洞乡生活。到了文革前期,太婆写去云阳的信也终于有了回音。信中告知外婆她的侄儿在沈阳部队当了军医,并随信寄来了照片。可是不久文革来了,不准随意通信,双方的联系被迫中断。等到文革结束后再写信地方名字都改了,所有的信就都是石沉大海。随着外婆年岁的增高,寻根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听到我们这有来的移民或是打工的是云阳人,我们就想方设法询问,我的父亲也曾托人去找。那个年代通讯不发达,云阳又是三峡库区移民县,找了几回也没个结果。外婆离世前几年,这种愿望更强烈,无奈之下我让外婆口述记下了她的家乡、族人等情况,以备将来有机会时寻找。最终外婆带着遗憾离开,至今也没有找到她云阳娘家的“根”。

  外婆一家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受害者,而我的爷爷这边一家更是受害者。爷爷家本在宜昌市土街头,从事码头搬运劳务,因日本人飞机轰炸宜昌,一块炸弹的弹片击穿了他的背部,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仅用中医保住了性命,伤疤表面成了一个痈疽,体质上便是每况愈下,十来年后最终还是因痈疽发作而因此丢了性命。那时我的父亲才三四岁,家里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奶奶为了养活一家人去给大户人家当了厨子,把人家吃剩的饭菜带回去,用水淘一淘就吃。而在众多孩子中只有大伯年纪大些,能帮衬着做些事情。据大伯讲那时他是在街上当小贩贩苹果,有次被别人抢了几个青苹果,他硬是追了十几里地把苹果要了回来。奶奶小时候为了躲避当童养媳,在地窖躲了几天几夜,后来就得了风湿痛。那时奶奶风湿一发,就坐在床上指挥其他几个孩子干活,拿长竹竿打不听话的爸爸和三叔两个男孩子,三叔的脸不小心被竹竿打了个疤,得了外号“三疤子”。渐渐地几个孩子养不活了,奶奶只得将两个小儿子送人、大女儿送去袜厂当童工。小儿子送走之后再也没了音讯,至今没有联系!

  我的父亲便是那另一个被送人的孩子!他被送到了现在的官庄乡下,小地名叫卢家院子,是原来的地主屋场,三面环山,被称是风水宝地。左边的山咀叫“下马咀”、右边的山咀叫“上马咀”。据老人讲,这两个地名的来历是因为院子背后的山是“龙脉”所在,前面从官庄通往小溪塔的路古已有之,古代骑着马的官老爷到了这里得先下马走过这一段才能再上马,所以有了这两个地名。上马咀就在现在进官庄路口的地方。父亲说他被送到养家后最亲近的是家里的“瞎子婆婆”。日本飞机轰炸时整个院子里的人都慌乱地跑进上马咀旁边的山沟里躲藏,“瞎子婆婆”因是个小脚跑不快,被炸弹爆炸的冲击波震伤,这才成了“瞎子婆婆”。

  她后来还告诉我的父亲,他们曾亲眼看见大批的国民党部队提着枪从对面的笔架山经过,大约是从丰宝山撤退过来的。我的父亲前妻便是丰宝山人,从我家去往那里要经过一个叫马云山的地方。婆婆告诉我们那里原来是日本人专门杀人的地方,不知死了多少人,所以那里的石头都是带红色的,从那里经过也会听到沙石滚动的声音,仿佛是那些冤魂在哭喊……小时候陪哥哥去他外婆家,每次经过马云山总会听到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和一股阴森之气袭来,我们总是拔腿飞跑,不敢多停留一秒!而另外一个类似的地方在鄢家河小鸦路起点那里老铁路桥底下!到了上初中的年纪,搭不到车时抄近路回家总要走过那里,婆婆告诉我那里也是日本人杀人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一段铁路桥孤零零地杵在那里!再后来我们院子里陆陆续续建楼房,拆老土房时,每家靠阳沟的屋檐下,都能挖出几个日本轰炸时留下的弹壳弹片等,隔壁的六叔还不小心脚底板踩上了弹片,瘸了好几个月!修小鸦路时挖乌龟包(现明珠钢球厂对面),我们一群小孩从山顶顺着挖出的斜坡玩“滑滑梯”,结果“溜出来”一副骨骸,没人认领,妈妈说日本人来时死的好多无名尸都埋在那里!去奶奶老家南村坪,石壁滩下的公路原是没有的,最近的路就是过背后的那座山。山坳里阴森森的,那里便是著名的小说《山楂树》里提到的抗日将士被杀害的地方,山坳里确有棵山楂树,我总是喜欢在走过山坳后的“百步梯”那里回望那棵树,莫名的心潮澎湃!

  沧海桑田,几十年间这片土地变化翻天覆地,日本侵略我们的历史遗迹早已踪迹难寻,那些亲历者也早已长眠于地底。唯有这些“故事”代代相传、对于侵略者的恨代代相传!这便是我难于忘怀、铭记在心“家史”的记忆!

  愿我们的后人不忘国仇家恨,牢记历史、矢志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