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夷陵概况 | 政协概况 | 政协机构 | 政协要闻 | 政协会议 | 领导讲话 | 提案工作 | 社情民意 | 活动组动态   
 
  文史工作 | 议政建言 | 委员风采 | 民主党派 | 机关建设 | 人事任免 | 专题报道 | 学习园地 | 政协文苑 | 《夷陵政协》     
  投稿邮箱:sxylzxb@163.com
高级搜索
 
    
夷陵概况政协概况
政协机构新闻动态
政协会议领导讲话
提案工作社情民意
联络组动态文史工作
议政建言委员风采
民主党派机关建设
人事任免专题报道
学习园地政协文苑
《夷陵政协》综合栏目
      通知公告
·征寻启事
·关于征求区政协党组和政协机关...
·区政协五届三次会议提案纸样式
·关于做好区政协五届三次会议提...
·党的十九大学习资料
      政协要闻
·夷陵区代表委员履职能力提升培...
·易仁和到邓村乡督导扫黑除恶等...
·易仁和到青岛市考察学习党建及...
·夷陵区政协走访调研台资企业
·夷陵区代表委员履职能力提升培...
首页 > 文史工作
惊风雨 泣鬼神

发布日期:2018-07-06 作者:张沛龙 浏览次数: [ ]


——让我感触特深的全敬存三首抗战诗

  2015年,夷陵区文史委征编夷陵历史文化名人丛书“抗战诗人全敬存”专辑(后定名《全敬存与<闲园诗存>》),虽有特邀编审陈斌老师主脉,但是,因为自己执行主编的职责所在,不得不对全书作一番“审读”,从而逼迫我这个并不懂诗的人,去认真品读了全敬存的诗稿,以及该书所录用的相关文章。无形之中,我完全被“全老爷(当地人所称)”骨子里的爱国爱民的情怀所感染,被《闲园诗存》中那些反映日本侵略中国、践踏宜昌的人物和情景所感动,被宜昌人民在抗战中不怕牺牲、敢于奋起的精神所震撼。后来每每提起抗战,全先生诗中的一些情景就会浮现在我脑海,让我心潮澎湃,感叹不已。其中,最令人嘘唏的,是《赴扑鸭坪观军运》、《敌机狂炸吾乡》、《丰宝山》三首。

  1940年6月宜昌沦陷后,为了阻止日军入川,原宜昌县境非沦陷区内驻有国军10万余人,每天约需军粮二十余万斤,全由非沦陷区的民众分站转运。江北设有23站,江南设有8站,平时每日约有民伕万人左右。所行路线,多属险途,诗中所述路线为:南沱—牛坪垭—张家口—普垭坪—三义口—紫草河—普溪河,全线近百公里。1944年农历五月二十五日全敬存将所见所感,写下了《赴扑鸭坪观军运》这首诗:

  军书星火急,三农转运忙。

  负担载道途,喘息越重岗。

  重岗岂辞远,终看步步量。

  情同蚁运壤,梦想饭盈筐。

  忍饥虽惯学,超损最难防。

  君看丘山积,粒粒是汗浆。

  晨登扑鸭岭,遥望牛坪山。

  牛坪在何处,乱峰阻河关。

  我欲奋飞去,侧身联运班。

  岂云分微劳,聊识跋涉艰。

  跋涉亦何补,为尽心所安。

  回抚老病躯,心往身不前。

  怅望千山里,日暮不知还。

  已嗟人力瘁,天意忍相煎。

  芒种不得雨,处处犹荒田。

  无雨饥馑迫,有雨运输愆。

  苦饥在一岁,图安在百年。

  利害原相形,当务择所先。

  不忧胡尘满,端看众志坚。

  扫荡成一旦,损一当获千。

   此诗,表达了他对行进在转运路上的运夫们的深切同情。我之所以对这首诗感触特别深,原因有三:一是对诗中提到的地名感情深。扑鸭坪(现在叫普垭坪)是我的祖居地,属雾渡河镇三隅口村,牛坪是我最初参加工作的地方,现属黄花镇,军运起点莲沱今属乐天溪镇。记得我刚参加工作和后来调到分乡、黄花等地工作,每当讲到小峰、牛坪,年长的老人们都对“牛坪背米”(民伕运粮)有讲不完的话题。给我留下的印象是,牛坪背米,不寒而栗,又累又饿,担惊受吓,活着回来,不幸万幸。二是听我母亲讲,我的外公就是因“背米”而死,他于“背米”途中,在张家口的红花院过河时被洪水冲了几丈远,被人救起,因把“魂吓掉了”,被人送回家没几天就奄奄而死。那时,从莲沱上牛坪,再下小峰河经张家口上普垭坪,这一路沿着两条河绕过去绕过来,要趟三十多道河,偶遇暴雨涨水,艰难险阻可想而知,如丢命丢粮后果一样不可想象。三是诗里反映战乱时期百姓的难于忍受之苦,读之有撕心裂肺之痛。“情同蚁运壤,梦想饭盈筐。忍饥虽惯学,超损最难防。君看丘山积,粒粒是汗浆的情景,已叫人悲催,“已嗟人力瘁,天意忍相煎。芒种不得雨,处处犹荒田”的天灾,更叫人心急如焚。那境况,也叫全先生处于两难之中,只好苦吟:“无雨饥馑迫,有雨运输愆。苦饥在一岁,图安在百年。利害原相形,当务择所先。不忧胡尘满,端看众志坚。扫荡成一旦,损一当获千。”

  据1948年版《宜昌县抗战史料》记载,1938年1月24日至1940年6月11日,日军不分昼夜狂轰滥炸宜昌城乡,宜昌到处“碎瓦颓垣,荆棘遍地,人民离散”。其后间断性轰炸延续到1945年8月。敌机轰炸的情景,全先生在《敌机狂炸吾乡》中给我们留下了一副细致逼真而沉痛愤怒的场景:

  劈空接阵涨云霄,瞬息江山破寂寥。

  弹片飞来神鬼泣,硝烟起处室庐焦。

  不哀妻子同灰烬,最怕肢骸挂树条。

  罄竹南山为写恨,海枯石烂也难消。

  此诗写于1940年底,他以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感受揭露日机对中国乡村狂轰滥炸所造成的深重灾难,表达对日军强盗野蛮行径的同仇敌忾。前四句写“狂炸吾乡”时的情景:炸弹倾泻而下,顷刻烟尘涨天,一片火海;山村不再寂静,随之爆炸声、呼救声、哭骂声交织,撕心裂肺;弹片所到之处,神鬼哭泣,硝烟弥漫之际房屋成了焦土。后四句写“狂炸吾乡”后的心境:自身与妻子儿女同为灰烬,虽是非常惨烈的事,但并不值得惧怕,乡民尸横遍野,甚至有肢骸挂在树条上,才是最为惨不忍睹的景象;这种深仇大恨,罄竹南山,海枯石烂也难以消除。这是代表宜昌民众,中国民众对日寇屠戮行经发出的严厉怒吼!

  2015年,我在主编《夷陵抗战纪实》采访中,亲闻了小溪塔官庄村民王家贵讲述他两次遭遇日机轰炸,留下终身残疾的经历。他说:敌机头一次轰炸时,在一起玩耍的堂姐王云香的膝盖被炸没了,没几天,人就死了。第二次轰炸时,他躲在瓦棚里,随着一片爆炸声,棚上的灰尘被震落到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当时人们有一句顺口溜,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飞机屙巴巴(方言拉屎的意思)”。亲历者的讲述,印证了诗中的情景,让我如同真实地感受到了“神鬼泣”、“室庐焦”、“同灰烬”、“挂树条”,的恐怖场面,这些词力透纸背,字字血,声声泪。七十年后读此,仍能振聋发聩,叫人义愤填膺,内心久久难于平静,和当年的作者一样,有“罄竹南山为写恨,海枯石烂也难消”之感。

  丰宝山也称峰宝山,原有丰宝山村,早年有小集镇,现合并到了小溪塔街道仓屋塝村。在没有公路之前,那里是交通要道,是宜昌城北的天然屏障。日本侵占宜昌时期,由于丰宝山地理位置重要,从小溪塔营盘岗到峰宝山至龙泉镇跑马岗整条山脊上,都是日我两军曾反复争夺的重要战场。

  我编辑文史资料《夷陵抗战纪实》时,在李志学等当地老人的引导下,亲眼见到过丰宝山一带的应家岗、肩包岭、求雨包等处当年日军修的暗堡堑壕,70多年后置身其中,依然还能感受到那些工事的险恶和罪孽,感受到日本侵略者在此留下的罪证和铁证。同时,也了解到我区黄花场“陆军第32军141师抗日阵亡将士公墓”所埋葬的一部分阵亡将士,就是在攻打峰宝山战斗中牺牲的。对发生在丰宝山的战事,全先生在《丰宝山》诗中,按战后老百姓的讲述,作了惊心动魄的描述:

  朝发土门垭,言登丰宝山。

  晓雾迷行路,不辩寻丈间。

  登峰日近午,云开见林峦。

  遗民三五聚,贸易岁将阑。

  就问米盐价,洞知战后艰。

  有叟指相告,虏寇此当关。

  深沟张铁网,坚垒锁连环。

  攻者作卵投,守者如磐安。

  但见冲锋进,不见有生还。

  年年荒草骨,化作青磷烟。

  到处余伏雷,迄今收骨难。

  藐兹一丸地,入耳心已寒。

  不见死者悲,转为生者叹。

  秩序无一复,祸患隐百端。

  虽蒙胜利荣,愿有徼幸惭。

  安得元气转,崇实去苛繁。

  龚黄无异政,安良除暴残。

  孙吴无新术,天功不可贪。

  《丰宝山》写于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年末,内容分为三个层次。即所见、所闻、所感。前五句写所见战后年末的艰辛和“萧条”;“不见死者悲”到结束后六句,写登丰宝山所感,表达了励精图治的殷切期望。中间 “有叟曾相告”到“入耳已心寒”这七句,写丰宝山所闻,反映“虏寇此当关”时这里发生的惨剧。“深沟张铁网,坚垒锁连环”,说敌寇工事之完备;“攻者作卵投,守者如磐安”,说敌我攻守形势之悬殊;“但见冲锋进,不见有生还”,说牺牲之惨烈;“年年荒草骨,化作青磷烟”,说今日之惨淡;“到处伏余雷,迄今收骨难”,说遗祸之无穷。此诗作者把笔触落在日军的工事坚固、防守严密上,突出的是中国军队在攻打中的英勇顽强、冲锋陷阵,敢于牺牲。“但见冲锋进,不见有生还”的画面,至今叫人扼腕叹息,肃然起敬。正是他们和更多人的英勇牺牲,才有了1945年的“一纸降书落芷江”。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杜甫有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以我的感触和体会,用“惊风雨”、“泣鬼神”形容全敬存先生给我们留下的纪实性抗战诗的表现力,恰如其分。

  为了铭记历史,珍视和平,开创未来,借诗抒怀写此感言,纪念伟大艰苦卓绝的中国抗战、宜昌抗战,缅怀在夷陵这块土地上,为抗战做出了贡献和牺牲的先人们,也表达对堪称抗战史诗的《闲园诗存》以及用老弱病躯写下这些抗战史诗的全敬存先生的崇敬之情。





编辑:区政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宜昌市夷陵区政协办公室版权所有 地址:宜昌市夷陵区小溪塔夷兴大道49号(443100) 电话:0717-7821391  传真:0717-7821391